陕煤集团|陕钢集团|在线投稿

竹魂——我只爱你,林黛玉
发布日期:2016-08-03    作者:张群歌    
0

从小就不喜欢读小说,主要是惧于它的繁长,而今,只有两本书,两本小说,可以说是真正的读过,一本红楼,一本当代红楼《京华烟云》。

自从读了红楼之后就喜欢上了竹,很空幽的感觉,也许自己真的有点爱屋及乌,喜欢黛玉,也就喜欢黛玉的一切,包括她的小性子,甚至有时候会在自己的身上找她的影子。爱哭、敏感、多愁善感甚至是无病呻吟,这些应该都是那些对红学仅有初步了解的人对黛玉的评价,不可否认,黛玉是多疑,是多愁,可是,其骨子里的精魂让我一直对她有说不出的喜爱。原来写过许多关于黛玉的文字,如今再拿出来看看,感觉又不一样了……

有一种美丽,叫做冰清玉洁。

有一种风度,叫做目下无尘。

有一种才情,叫做孤标傲世。

有一种态度,叫做风流婉转。

有一种生活,叫做寄人篱下。

有一种豪华,叫做有凤来仪。

有一种爱情,叫做高山流水。

有一种结局,叫做月葬花魂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黛玉,黛玉!

    菱花镜里伊人憔悴,胭脂没有了香味。湘妃竹上留不下眼泪的痕迹,留不下你的倾诉。

    你道是孤标傲世皆谁隐,一样花开为底迟,却不知人多爱春花烂漫,不喜冷露无声。自古惜秋有几人?

    你希望碾冰为土玉为魂,却不看香断无人怜,落红何处葬。世间竟无一放净土,你的花冢,只是徒劳。

    你只叹柳絮无根,韶华白头,却不能随风笑傲天涯,无牵挂。 

    高山流水,千古绝唱,只因子期不听,伯牙摔琴谢知音。 

    那个和你一样没有父母的妹妹,那个将“寒溏渡鹤影”脱口而出的妹妹,那个醉卧芍药花上的妹妹,那个亲亲热热地叫着“林姐姐”、“爱哥哥”的妹妹。她一样的才华满腹,一样的丰姿绰约,一样的玲珑高贵——但她不是你的知音,她无忧无虑,所有的离别之伤只有让你独自承担——生命的过客,瞬间的潮起潮落,像浪花一样凋零。

    那个仪表堂堂,和你一样爱破坏祖宗规矩的大男孩,那个流连于山光水色之间,不问经济学问的隐士,那个把你比做耗子精、美香玉的捣蛋鬼,那个写下《芙蓉女儿诔》的重情重义的少年。可他不懂你的琴,你的心。他沉醉在那场繁荣中,情愿用香粉迷住双眼,他不知道那一切只是假象吗?他当然知道——只是他逃避着灾难,可你却用生命去挽救,难怪你说,古来知音人能有几个! 

    你追求着自由的、不拘礼法的生活,但你看不到梦的不现实。 爱情是你精神的寄托,却不是你精神的全部。死亡不是徇情,那是你潇洒绝情的解脱——你选择了在盛极的时刻离开,是无奈,还是狠心抛下情缘?

    没有媚俗,没有歌颂,不是缠绵于儿女情长,奈何世人都以为你追求爱情宁愿牺牲——冷艳的桃花,在那一刻凄美地落下。

    没有知音,没有人等待,寂寞的花,孤独地生,孤独地死。 

    药经灵兔捣,人向广寒奔。 

    清冷的月光浸透了离人的泪,默默地笼罩着这白玉雕刻的宫殿。

    唯一的人缓缓地回头,刹那间教天地惊艳。

    绝美的脸上没有笑容,闪烁着星光的衣袂飘着香气。她静静地俯瞰人间,用千年的寂寞藐视短暂的热烈。

    “嫦娥,你为什么不笑?”所有的神仙都在叹息,他们希望有一天,这位美丽的女子能用微笑面对自己——哪怕只是带有笑意的眼神。

    但是嫦娥的微笑只有人间才能见到。 

    一只兔子,一棵桂花树,一个永远在砍树的人。

    谁忍受,孤独的生活,明月上吹着寂寞的清风。风吹冷了她曾经热烈的心,孤单的日子在阴晴圆缺中度过。

    这是天宫。

    她只有用冷漠来拒绝一切带有怜悯成分的同情——包括自己的绝望。 

    中秋,月分外的明亮。

    她向着她思念了千年的人间望去。

    她看到

    ——人间有一个汉子,在仰望着他的妻。 

    刹那间,埋藏在心底,酝酿了千年的回忆觉醒了。

    时空错乱,又回到了那个秋天。 

   “林妹妹——林妹妹——”有人在耳边轻唤。

    她知道,离别的日子到了。

    再见,云妹妹,再见,二哥哥,再见,人间……

    她选择了在月亮最圆的时刻离去,回归天上,溶进九重离恨天。

    黛玉,你看到了吗,春又来了,桃花又开了,燕子又飞回来了。

    嫦娥,你知道吗,在同一片天上,有一个比你更寂寞的女子,她叫林黛玉。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