散文

父爱无言

  生活中我们常常读到赞美母亲的诗,唱到歌颂母爱的歌,看到抒写母亲情怀的散文,母亲温柔似水的爱意,好像更容易被记住,被歌颂。而父亲的爱深沉内敛,往往都是用行动来表达,不需要华丽的辞藻,甚至是简单的言语说明,时常被忽略,却往往感天动地。
  曾经我认为,父亲是一个感情迟钝甚至是淡漠的人。学骑自行车,扶起摔倒的我的是母亲,在一旁喊着让我自己爬起来继续的是父亲。考试拿回奖状,表扬称赞的是母亲,眼神严肃冷漠的是父亲。生病住院端汤送水嘘寒问暖的是母亲,坐在一边一言不发默默抽烟的是父亲......
  记得我小的时候身体不是很好,而且很挑食,瘦得皮包骨头,为了能给我补充营养,妈妈经常想着法的给我“开小灶”,改善伙食。小学六年级的时候,家里离学校比较远,只能寄宿学校,每周回来一次。那时候家里条件好的同学,从家里拿上面粉交了钱送去食堂就可以搭灶,凭饭票去食堂吃饭,条件不好的都是从家里背馒头、咸菜。我们家那时候因为刚盖了新房,借了外债生活不是很宽裕。每周日下午返校的时候,我的书包里除了书本和换洗衣服之外,就是家里蒸的馒头、腌的咸菜。冬天还好些,一周下来,馒头一天比一天的越来越干越来越硬,但是泡进开水里,就着咸菜终归还是能填饱肚子的。但是到了夏天,前两天还好好的馒头,一到周二就有些发霉,只好剥了皮强忍吃下,这样难捱的日子过了好一段时间,而我更是人比黄花瘦。六月的一天,在做课间操的时候,远远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,步履蹒跚的推着一辆自行车,在他的自行车后放着一袋面粉,身影越来越近了,仔细一看原来是父亲,才几日没见,父亲好像老了许多,他的背微微驼着,稀疏花白的头发,岁月流过的沧桑写满脸上,洗得发白的蓝色工装上沾满油污,膝盖上两块大大的补丁特别醒目。只听旁边的同学在窃窃私语:那是谁的家长,裤子上那么大的补丁,现在谁还穿带补丁的衣服,同学们七嘴八舌一阵哄笑。我感到了莫大的耻辱,脸涨得通红,满脸的羞愧,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,看看四周没人注意,一溜烟的跑掉躲进了宿舍,我怨恨的哭了起来,觉得父亲给我丢脸了,不应该穿的这么寒酸,不应该到学校来。晕晕乎乎的我被好友连拖带拉到父亲的面前,父亲先是一怔,目光中充满了关切,嘴唇微微颤了颤似乎想要说什么,却终究没有说出来,随即右手伸进上衣口袋里,颤颤微微的掏出一沓饭票和20元钱递给我。我低垂着头,极不情愿的伸手接过那被汗水浸湿的钱和饭票,在接过钱和饭票的那一瞬间,我的心咯噔了一下,我看见父亲的手背粗糙的像老松树皮,裂开了一道道口子,手指蜷缩着伸不直,手心上磨出了厚厚的老茧,我慢慢的抬起头,偷偷地看了一眼父亲,无情的岁月在他那绛紫色的脸上刻上了一道道深深的沟壑,汗水在那满是沟壑的脸上恣意流淌,只有那双深陷的眼睛依旧那么有神,那么淳朴,那么关切,尽管眼角布满了鱼尾纹......事后从奶奶那里我才知道:多少次周日下午我背着馒头咸菜返校后,父亲蹲在墙角,眼眶里满含泪水,自责的捶着自己的头唉声叹气,每每坐到饭桌前,食不下咽,说一想起你那蜡黄的小脸,心里刀割一样的难受。经常夜深人静时辗转反侧,就想着怎样才能多赚些钱,让你搭上灶。那些饭票和钱是父亲没日没夜的加班和节省出来的班中餐换来的,父亲也因为低血糖几次晕倒。奶奶还说:每次上学之前都要把你的自行车擦洗干净,车闸轮胎检查几遍;给你书包里偷偷塞进舍不得吃的糕点;大雪天去学校给你送厚棉被而摔伤脚腕;月工资不到60元,硬是拿出8块钱偷偷买回你看了多次的凉鞋;冬日里怕你睡觉冷早早给你的被窝里放进暖水袋;为了你喜欢吃的西红柿炒鸡蛋学习做饭......这些都是你父亲做的。我嚎啕大哭,为自己的懵懂无知、年少识浅,也为这份沉甸甸的、温暖的、无言的爱。
  原来父亲对我们的爱一直都在。父亲的爱,像大海,宽广无际,表面平静实则惊涛骇浪;像大山,深沉无声,表面静谧实则充满力量。父亲,您见证了我们的成长、叛逆和迷茫,一路上我们有过争执、误会、埋怨和怄气,但更多的是理解、包容、关心和鼓励。
  内敛深沉的父亲啊,无言之中,你用坚实的脊梁,托起整个家,让我们快乐健康地成长。沉默寡言的父亲啊,无言之中,用你宽大的臂膀筑起了幸福的港湾。含蓄温婉的父亲啊,无言之中,如旭日一般照耀在前方,温暖着我们的心灵,直到永远!(龙钢集团 薛丽红)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