陕煤集团|陕钢集团|在线投稿

父 亲
发布日期:2019-06-18    作者:李红敏    
0

  人们都说,父爱是沉默的,如果你感觉到了那就不是父爱了;人们都说,父爱是浓茶,在你心力交瘁时为你排忧解难;人们都说,父爱是一把大伞,在狂风骤雨的天气里为你遮风挡雨。

  我的父亲是一位农民工,只有每年过年的时候我们一家人才能团聚。听母亲说,父亲以前是个厨子,村里大大小小的事儿都找父亲掌勺儿,那时候父亲非常炙手可热。没几年,村里人都开始外出打工了,父亲和母亲商量了一翻后,父亲决定去外地打工,谁知这一走,长年累月在外地反而很少能回来……父亲没什么手艺,在建筑工地学搭架子,那时候只要领班让他留下,给他一口饭吃,最苦最累最脏的活儿他都干。没几年,父亲就成了一名有资质的架子工。

  起初,我不太明白架子工是啥工种,陆陆续续和父亲聊天才知道,架子工就是在建房子前先用钢管等物料把基本的架子搭起来,属于高空作业,而且没有任何安全保护措施,完全靠经验和自己的谨慎来作业,一层一层的把架子绑起来……我听着听着心酸不已。

  记得我结婚在家里过的第一个年,父亲风尘仆仆的赶回来,又黑又瘦,冲我憨憨的笑了一下,然后爽朗的说:“年夜饭,我来下厨,给敏敏做我最拿手的粉蒸肉。”话音未落,父亲三步并一步进厨房了,看着父亲的背影,我心里五味杂陈……满满的一大桌饭菜,父亲不间歇的给我夹这个菜、夹那个菜,硕大的碗一会就满了,我一口不剩的把它全吃完了。看到父亲满脸的笑容,我心里感觉到了丝丝快乐。守岁的时候,父亲从包包里掏出3000块钱,双手颤颤巍巍的递给我,慢悠悠的说:“闺女,别嫌少,这是爸爸的一点心意,以后爸爸不会让你受委屈的……”我看着这皱皱巴巴的3000块钱,感慨万千,不知道这是父亲顶着烈日搭了多少层架子才换来的;这是父亲多少个日日夜夜省吃俭用省下来的,竟然全部给了我……这就是我的父亲,他宁愿自己吃苦也不愿我受半点委屈,宁愿自己受累也要全心全意护我周全,爱护我胜过爱惜自己。

  又是一年父亲节,我的心情非常复杂,难于述说我对父亲的思念,更难以倾诉我对父亲的感恩!在这个特殊的节日,我祝愿所有的父亲节日快乐,身体健康,也希望所有的儿女经常回家看看,陪陪年迈的父亲,而不是在朋友圈里晒各种饭局、各种礼物,他们要的更多的是陪伴,陪他们下下棋、唠唠嗑、散散步都是好的,都是很幸福的事情。(宝轧公司 李红敏)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