陕煤集团|陕钢集团|在线投稿

想念妈妈做的老布鞋
发布日期:2016-08-22    作者:雷 叶    
0

想念妈妈做的老布鞋

  现在人的生活条件好了,人人都不缺鞋穿了,各个鞋店里各种时尚的鞋子更是琳琅满目,过去的老布鞋渐渐地退出了人们的视野和生活。但对于过去的老布鞋,我还是念念不忘。我生于上世纪七十年代初的农村,一直都是穿着妈妈做的老布鞋长大,它伴随了我的童年和青年的成长时光,这段刻骨铭心的记忆永远保存在我的脑海里。

  每年夏天,妈妈都会用花条绒布、黑的、蓝的,绿的……等各种结实点的洋布,为我做拉带浅口布鞋、松紧口布鞋、懒口布鞋……妈妈心灵手巧,做的鞋子不仅特别合脚,而且非常漂亮。每次穿上妈妈做的布鞋走亲戚、串门、赶集、上学都会收获许多别人羡慕的眼神和赞美的话语。寒冬来临时,她又会为我做八眼绑带的棉鞋,既时尚又特别保暖。那时好多同学家长嫌做这种八眼绑带棉鞋工艺麻烦,就给自己孩子做双不用绑带的懒汉棉鞋,虽然样子是丑了点,但保暖效果也是非常好的。那些孩子自然非常羡慕我的八眼棉鞋了,有时家蓬喜事或走亲戚,和我脚大小差不多的同学就会借我的棉鞋、单鞋穿,让她们也在大众场合好好美一把,稍稍满足下女孩儿的那点爱美之心。
  后来我有了儿子,儿子的各种鞋子也是妈妈给做的。让我印象最深的还是儿子上龙钢托儿所时,那天下班我去接儿子回家,托儿所里保育员和好多孩子家长都在一起谈论什么事,好热闹,我凑过去一看,原来她们都在夸我儿子的布鞋特别漂亮,样式、针脚、颜色搭配都特别好,正在猜测是我给儿子做的还是其他人做的……我大声告诉她们,是儿子的外婆做的,她们对我妈妈的手艺又是一番夸奖,说我好有福气。是啊,我确实是个有福气的人。尽管在不同场合经常听到别人赞美妈妈做鞋的手艺,可当时面对保育员和家长们的赞美我心里还是又一次乐开了花。

想念妈妈做的老布鞋

  在那个物质匮乏的年代做布鞋特别辛苦。要做布鞋首先要做做布鞋用的“袼褙”。衣服旧得实在没法穿了,妈妈就把它一片一片拆开,把有用的地方剪成一块块的碎布料。旧被单、旧被里、做衣服剩下的边角料妈妈都舍不得扔掉,一点一点洗干净当宝贝收集起来。到了三伏天,妈妈就将这些收集的宝贝拿出来铺平、用铁锅调出热气蒸腾的浆糊,把新一些的布料和旧一些的布料错开,将厚一些的和薄一些的摊均匀,将碎布条一块块、一层层按鞋底和鞋帮需要的不同厚度粘起来,将粘好布料贴到面板、木锅盖、木饭桌、干净的砖墙上,在太阳底下晒上几个小时,待干透后收集起来就做成了硬邦邦的“袼褙”。“袼褙”做好后,妈妈就会按照我们每个人脚的大小,照着棉鞋或单鞋样式,先在纸上剪出鞋样子,大小合适后,然后把这些纸鞋样缝在“袼褙”上,剪出鞋底、鞋帮,然后就可以做鞋了。一双鞋底要按照鞋的大小剪好几层,每一层用白布包边,然后就能纳鞋底了。
  纳鞋底在我们农村是一个最常见的场景。一到农闲时间,各家的女人就会搬个小板凳,或坐在门墩上,一边唠着家常,一边纳着鞋底。一双好鞋底差不多有半寸厚,她们先把锥子在头发间划一下,再拿锥子把鞋底使劲扎透,然后把拖着细绳的针从针眼里穿过去,轻巧地一拉再一拽,“嗤儿——”一声,白生生的鞋底上就留下一个小小的针脚,一双鞋底需要千针万线才能纳成。时间长了,手指酸痛,眼睛发花,她们就会扎着手指用嘴吮吸手指,不痛了接着再纳,所以纳鞋底是很辛苦的。做完鞋底,还要做好鞋帮,然后再在纳好的鞋底上上好鞋帮,一双鞋才做完。为了做出的新鞋子更加漂亮,妈妈每次做完一双新鞋,就会让我用漂白水把千层底的边刷下,再在太阳下晒干,那样鞋底边看起来白亮白亮的非常漂亮。
  老布鞋它没有皮鞋的气派和华丽,它朴实得宛如一把泥土,但穿着这样的鞋,心里却是那样地踏实,平和。妈妈已离我而去十多年了,我再也没有机会穿上妈妈亲手做的老布鞋,但在我的心里一直珍藏着妈妈做的老布鞋,它柔软、结实、耐磨,它行走在我的心上,它是妈妈的味道,是亲情的呼唤,踏实、温暖! (同兴公司:雷叶)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