陕煤集团|陕钢集团|在线投稿

儿时的乐趣
发布日期:2016-08-22    作者:刘 水    
0
儿时的乐趣
  记得小时候,每家的孩子都很多,一家三个孩子属于孩子少的,一家兄弟姐妹四、五个的是一种常态,也就是说我们儿时的小伙伴很多。那时没有什么成品玩具,电视还没有普及到我们这里,更不要说什么电子产品了,小女孩玩的最多的就是跳皮筋、跳飞机格什么的。与小女孩不同,我们男孩子玩的东西可就太多了,什么东西到了我们手里都能成为玩具,简直是玩疯了:拿张废纸折一折,叠成四方型的、梯型的、三角型的、还有其它我叫不上形状的卡片,放到地上,你扇我的,我扇你的,谁把对方的卡片扇翻了个,就把对方的卡片赢给了自己。我们还把软香烟盒折叠成三角型,厚厚的一沓,放到手背上,返来返去,最后抛到空中,伸手抓住,只留一张飘落,就算是赢了。桃核、杏仁都是我们的好玩具,还有废弃轴承里的圆铁珠子、玻璃蛋等也成了我们喜爱的溜溜球…,那时候就是一团泥巴也能玩出好多个花样来。
  以上的小游戏我样样精通,每天晚上衣服兜里装着满满的从小朋友那里赢来的卡片、溜溜等,趁着妈妈在做饭,爸爸还没有下班的时间,先从窗户外向屋里看一眼,妈妈在厨房,不会注意到我,快速的跑进我们小孩子们住的小屋,把所有的东西往炕席下一压,然后再悠哉的来的厨房,告诉妈妈回来了。当然有时也会因为回家太晚,爸爸已回到家中,被爸爸发现我的贪玩,挨上一顿胖揍,哭了几声,明天就忘记了疼和说过的要改正的话,继续玩去了,只是短时间内变得小心起来。
  我生性属于特别能捣蛋淘气的孩子,除了以上的小游戏外,我更喜欢和习性相投的小伙伴们玩“高级”点的游戏,那就是骑马打架。游戏方式很简单,一般是六人一组,分成两组,每组两个孩子自由组合,一个当做马,一个当做士兵,士兵骑到马的肩上,当马的小朋友,扛着士兵,两人算做一队人马,与对方一队人马大战,所谓的大战,就是士兵赤手空拳,进行互搏,看谁先将对方拉下马,就算是胜利了。一组三对人马,可以是三对人马分别作战,三对三,两胜一负,小组胜利。也可以是三对人马同时做战,最后胜利的那队人马所在的小组为最终的赢者。这种游戏都是在草地上进行,活动激烈,摔倒了也伤不到人,对胜者的奖励是,胜者六人分别骑着六个负者,在欢呼中耀武扬威的围场地转三圈。这种游戏,一对一的比赛讲求的是单队人马的实力比拼,看谁的马更有力气,比谁的士兵更灵活,开战讲求的是人马配合,攻击时,马要坚决,迅速靠近对方,士兵出手要快,抓住对方的士兵后,马向后回撤或围着对手转圈,把对方的士兵拽落下马。三对人马同时作战时,那就要讲求技巧了,我们那时还不懂得用已方最强胜对方第二强,用已方第二强胜对方第三强的道理,但那时,孩子们懂得两队合力攻击一队的道理,拉开圈子,两队都玩着二抓一的游戏,谁跑的快,谁配合的好,谁的胜率就大,大家笑着、跑着、抓扯着,往下拽着,无论是落马者,还是胜利者,无论是马还是士兵,大家都欢乐的大笑者,最后玩累了,所有的孩子躺在草地上,共同回味刚才的游戏中,彼此的丑态,然后哈哈的大笑起来….。
  现在我们儿时的伙伴都已步入中年,好多伙伴已多年不见,但儿时的记忆恍如昨日,每当和自己的妻儿讲述儿时的故事时,我依旧笑容满面。( 龙钢集团同兴公司:刘水)
 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