陕煤集团|陕钢集团|在线投稿

春趣
发布日期:2015-03-26    作者:李威    
0

    3月初始的时候,天气突然转暖了几天,大街上已经有着急的人儿脱去了厚实的外套,轻装出门了。晨起漫步,再也找不到那份独属于冬日的寒冷刺骨,轻风拂过面颊,清凉之中又夹杂着些许和煦,心中本还有些冬日里被寒风凛冽时的哀怨,却在此刻被初春的暖风轻轻拂散。深吸一口略有些湿润的晨气,又是一阵阵沁人心脾,居然有些醉了。早就听说过美酒醉人,却不曾料想阳春三月的气息也这般醉人。
  原以为这样的气候持续上个几天,就会看到一幅草长莺飞的景象,不料一场倒春寒,使得原本蠢蠢欲动的人儿,又忍住了踏青的欲望。冬日似乎对这片即将苏醒的大地还有些不舍,回过头来想要调皮一下。初春被这么一闹,却变得更加有趣。大人们还在等待回暖的那一天,小孩子早已经耐不住性子,着一身轻装,约上三五个小伙伴,一同跑去广场上追风筝去了。这一时间,但凡有空闲的地方,抬头一望,便尽是些五颜六色、大小不同、高低不一的风筝在天上争奇。你看那一只雄鹰,迎着风浪,节节攀升,好似在追逐那一只借着春气儿傲游上天的蜈蚣。再看那架飞机,穿梭在雄鹰与蜈蚣之间,那飞机上的人儿一定是在欣赏这一幕奇绝的“蜈蚣闹雄鹰”,久久不肯离去,望上去好不自在。一不留神,看的人脖子都有些酸痛,摇头之际,又看到一只雏鸟,展翅欲飞,可惜技术还不够娴熟,一个跟头又翻转下来,正巧落在路人头上。一看又是一阵嬉笑,路人还穿着棉衣大袄,放风筝的人却是单裤薄衣,相互碰见,你笑他不知寒冷,他笑你不知回暖。整个季节在此刻都已错乱,竟有些分不清春夏秋冬了。连连不断的欢声笑语,使得我也不由得随风奔跑起来,即使手中没有风筝线,非但无人嘲笑,反而也有几人跟着奔走起来。抬头看到漫天风筝,有种皆是我放的独特滋味,手中无线,却有漫天风筝一起飞翔,别是一番趣味在心头。
  青黄不接的季节,就这样一笑而过,风筝线拉来的却是整个春天。时至春分,具体是哪一天开始,已经无从得知,只看见辽阔的大地上,突然就是一望无际的郁郁葱葱,岸柳青青。正应了欧阳修那段描述:“南园春半踏青时,风和闻马嘶,青梅如豆柳如眉,日长蝴蝶飞。”宿舍楼下,道路两旁的樱花开满枝头,白里透粉,不似桃花那般艳丽,却多了一丝淡雅。五瓣一朵,十多一簇,一簇一簇争相绽放,一树一树紧邻相接,漫步其中,连心都跟着飘摇。偶尔夹着一树玉兰花,洁白似雪,朵朵朝天绽放,像极了夏日的莲花,花瓣大如手掌,似那女孩瓜子般的脸阔,旁边一圈已然舒展了身腰,中间的几瓣还在相互簇拥,好似一个花骨朵,迟迟不肯露出笑靥,真是个“千呼万唤始出来,犹抱琵琶半遮面。”走进学校的镜面湖,柳树垂下的枝条上挂着许多宛若细眉般的青叶,微风拂过,叶子与叶子手拉着手,发出嗖嗖的细语声,带来了一片生机。夜里忽然来了风雨声,晨起一片雾雨蒙蒙,出门抬头远望,多少楼台烟雨中。走进樱花树旁,地上落花任凭雨淋,踏着遍地的落花,仿佛置身仙境。春日就在这淅淅沥沥的小雨中悄悄路过,湿了这一树桃花,润了那一棵柳树,一路上沾花惹草,洒下一路芬芳。
  突然想起自古就有人道:“春雨贵如油。”而此刻的这一场春雨一定也来的也正是时候,麦田经历了一冬的寒冷,此刻刚刚苏醒,需要各种养护,正巧被这春雨滋润。这场春雨过后,麦田里必定又会多出来许多忙碌的人们,看来这下一场趣事,就要到田间去寻找了。
 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